2007年4月13日星期五

榆钱


像上周六那样,今天我又去十食堂前的草地晒太阳。不过那些草地在喷水,我就到后面的小丘上去了。在小坡铺上防潮垫,躺在上面,身边是绿草,周围是竹子、桃树、松树、槐树(还有我不知道的)等各种花木,阳光温暖着身体,春风抚摸着面颊,真是比神仙还舒坦。把法语书扔一边,用书包挡着照到脸上的太阳,闭上眼睛,慢慢就睡着了。醒来后差不多过了一小时,然睡得不深,但很香。起身后垫子上有一些风吹来的草叶,有几片绿色的圆形叶子:这是榆钱。我尝了一片,香甜的。

我的思绪一下子从二〇〇七年回到了十多年前。小时候春天时候,常常会吃榆钱。记得七队那条路边有颗大榆树,一次我和几个伙伴玩到那边了,就爬到树上吃榆钱。我们坐在树枝上,吃得很豪爽,捋下一把就放嘴里,而且要抢着吃,直到吃得一嘴榆钱味才不吃了。

我在周围找,发现了两株大榆树。高处一串串饱满的榆钱很诱人,不过够不着,只能揪点下面的。我有多年没有吃过榆钱了,也许小学后就再没有吃过吧。我的心情很激动,甚至叫过不远处看书的一个人过来品尝。不过她说不知道这个东西,吃了后她说没有味道。是啊,有人不知道榆钱,对知道榆钱的人,那也只是普通的东西,可是在我那懵懂的童年,榆钱却是个常“玩”的东西,所以当我再次看到时很激动。我喜欢那淡淡的香味,甜味。

榆钱春天某一阵子才有,早了没出来,晚了就变叶子了。小时候也不是每年都会碰到的,正好那阵儿有就去吃了。今天我能吃到榆钱,真是幸运。只有周末才可能来草地享受阳光,要是再过一周,榆钱就差不多都没有了。

回宿舍后我发信息告诉晓寅,她说“在海淀吃到那些是很难得的”,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,我还以为海淀很少有榆树呢。快一小时后她回我:“这么长时间还没想明白?因为这里都是讨厌的高楼大厦,没有足够地方也没有人关心树长得怎样了”。她说的“难得”真是有道理啊。我在清华都第六年了才第一次发现榆钱,真是羞愧啊。

后来自己采了一堆,回来后用水洗了吃,虽然很喜欢榆钱的味道,却无法找回童年时和伙伴们一起在树上吃的那种快乐了。

2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昨天看到槐花开了,很想吃。也想到了榆钱。
估计很多人小时候都吃过这些东西,但是也都很多年没有再吃到了。
bbag

Pan Yongzhi 说...

我写了这个后和我同学说,他说他小时候吃洋槐花,他也要写一篇。我没有吃过,不过他说的和我写得像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