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5日星期六

To be, or not to be

今天马磊来我这玩,中午吃饭时他给我讲了加密用的公钥和私钥的关系,让我清楚了。他说,公钥和私钥要成对地用:用私钥加密的东西,只有公钥才能解密;用公钥加密的东西,只有私钥才能解密。所以,私钥加密的文件是“加密”的,但不是“秘密”的,因为密码(即公钥)是公开的。用私钥加密文件,可以用来“签名”,以保证该文件是从私钥拥有者发出的。用公钥加密文件,可以用来真正地“加密”文件,只有拥有对应私钥的人才能解密文件。例如,A要给B发送秘密文件,就用B的公钥加密之,B用自己的私钥解密;B给A发送秘密文件,就用A的公钥加密之,A用自己的私钥解密。

另外,马磊说定焦镜头比变焦镜头好。我搜索到一篇介绍这个的文章:http://www.leica.org.cn/read.php?609。他还说,现在洗数码相片就像用电脑放投影一样,把照片用激光装置投到相纸上来显影。现在的相纸分辨率一般是300dpi,所以7寸照片用300万像素就足够了,再高的像素也不会提高洗出照片的分辨率了。另外,现在洗相不用碘化银了,用的是有机染料。

我发现他的知识面挺广的。我们互相聊了聊工作的情况,他让我好好干这个工作,要知足。唉,最近我对我工作的看法让我郁闷又痛苦,所以才在QQ上和他聊工作然后让他过来的。是我太不知足、不成熟呢,还是别人都很麻木?最近睡觉很晚,躺下都不愿入睡,脑子里都在想事情。我该怎么样说服自己安心而且激情地工作和生活下去呢?若干时日后,我也会麻木而又积极地活下去吧,好好作历史的分母。

1 条评论:

花自飘零 说...

明白公钥和私钥的关系了~~